九渊渊渊渊渊

⚠禁止转载⚠
⚠禁止催更⚠
⚠别拿我跟别的作者做比较⚠
⚠别在我的作品下面ky⚠


❤佛系写作,佛系更新❤
❤喜欢什么就写什么❤
❤长篇容易坑,慎入❤
❤喜欢上一个人就开一个人的坑❤

盲狙系列之香港卷-谈故人

盲狙系列之香港卷-谈故人

“证人保护计划”的对象开口问他有没有什么难以忘却的故人的时候,赤井秀一的脑海里浮现的不是宫野明美,而是琴酒的模样。身为搭档,他们曾经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不是琴酒的家就是赤井秀一的家。每回看到琴酒睡颜时候的赤井秀一都会这么想:要是这家伙不是组织的人就好了。但是事实总是不能如人所愿,他与琴酒永远都只能站在红和黑的对立面。

组织覆灭了,参与“证人保护计划”的那个人又一次见到了他,双方保持沉默不久之后,对方开口询问。

“你现在有没有走向胜利的感觉?”

不,答案是没有。因为他永远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东西。琴酒在这场战争中死了。

死亡这个词汇出现在琴酒的身上或许是一个不可能的字眼,但是赤井秀一亲眼看到琴酒为了保护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小孩而被压在了废墟里面。那个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是淌血的伤口,如果不及时救援就是失血过多死亡。

琴酒会救人?这是不可能的。

后来他才知道,组织的boss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而那个父亲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组织早就死了,只是琴酒不愿意让这个孩子重复他的路罢了。

烟盒中最后的一支烟已经抽完,赤井秀一伸手抚上手机中他们两个唯一的一张照片。那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约会。赤井秀一觉得琴酒如果还活着的话,是绝对想不到他还保留着那张照片。

如果重来一次,赤井秀一还是会选择进入组织当卧底,还是会选择和琴酒交往。唯一不同的是…在组织覆灭的时候,和琴酒一起消失。

盲狙系列之香港卷一-禁区

高考语文作文题香港卷-禁区

成功进入组织的时候赤井秀一这么想过,他或许不应该 去得罪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黑帮老大,以至于他现在很清楚自己在组织里的定位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赤井秀一想,Gin就是一个禁区,一旦踏入那将会是万劫不复,但是为了FBI能够击垮组织,赤井秀一并不在意所为“禁区”这个名词。直到他的身份暴露之后。

这是一场只有他们两个人进行的任务,在将对方击毙之后,赤井秀一和Gin进行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约会。那是赤井秀一第一次没有带枪下车,当Gin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也只是耸了耸肩,用无所谓地态度解释了他的一切行动。

Gin很早就已经猜测到了赤井秀一很有可能是警方或者FBI派来的卧底,只不过对于一个“和自己很像” 的人,如果对方不暴露,他很乐意陪这个家伙演一场戏。只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和赤井秀一都踏入了一片禁区。

那是他们第一次没有因为任务所去的地方。也是他们意义上第一次相见的地方,游乐园。这一天过的意外温馨,中途没有电话打扰,Gin难得主动地与赤井秀一接吻,两个人喝同一杯饮料,只有一根吸管、好强的人难免上演一场舌战。

哦对了,因为颜值的原因,他们被很多人围观,甚至说是拍照。但赤井秀一不为所动,传出去了那又如何?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是他最最亲爱的宿敌,也是他的恋人先生。

占tag抱歉啦,就当我是一个预告吧。
今天盲狙的高考题目…
感觉有挑战性啊x
于是下楼买零食开始作死。

狙击手(二)

狙击手(二)

琴酒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甚至是把这个曾经背叛过他的人留在了自己的安全屋——他并不觉得这么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相比之下,他更觉得赤井能在某些方面帮到他很多。但是当他看着这位宿敌在自己的厨房转了一圈之后,说出来的话让他想直接把这家伙给杀了。

      “Gin,你这里竟然没有做饭用的东西。”

琴酒擦拭着爱枪的枪身,抬头看了一眼从厨房出来的赤井秀一没有说话。但是赤井秀一很明显地从对方的眼神当中读出了不耐烦。没有结果的赤井只好放弃了做饭的想法,拿起手机到门外去打了个电话。一支烟的时间足以让琴酒完成他的最后工作,从房内走出的他正好看到赤井将烟掐灭。

     “我点外卖了。”

从琴酒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对方是想出去吃饭,在赤井的注视之下,琴酒最终决定尝尝这附近的外卖。他在沙发上坐下,输入指纹后解锁的是他个人手机,屏幕上很清楚的是…入宅必备软件:王者荣耀、微博、贴吧、空间。

赤井余光扫过王者荣耀这个图标的时候眼角狠狠抽了一下,下意识地握紧口袋中的另一个手机。在不知道的地方,他这个闲得无聊没事儿干的FBI…偶尔也会打打这个手游。哦对了,唯一不同的是他比琴酒多了一个软件,lofter。


       “没想到你也会玩这种东西。”

    “打发时间。”

琴酒叼着烟,看了一眼屏幕正上方的匹配计时:没有固定队友的他觉得带一群傻逼上分非常艰难、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四个队友就会突然间达成共识。投降了。而对面的人总是气氛地喊着“举报对方百里,百里开挂。”,这真的不能怪他,谁让他现实就是一个狙击手呢??

看了一眼匹配到的队友,琴酒眼疾手快抢了百里守约——在队友的怒骂声中开始了第一局排位赛。赤井的这个角度很清晰地看得到琴酒的走位,借用百里靠着墙可以隐身的优势来到下路的草丛中,放任着队友清兵线。红色的瞄准线是琴酒最讨厌的东西,因为敌方很快就会知道他在窥视着那家伙的生命。所以…他迷上了甩狙。

在对面上路的怒骂声中收下一血之后,琴酒自顾自地走到红buff区准备拿buff。眼看着快要到手的红,在己方打野的惩戒之下消失。琴酒感觉到胸口一口气猛然被提了起来,还有,赤井秀一在身后突然的一声“噗嗤”。

最后他恶劣地一笑,点了一下河道即将出现主宰的位置,然后在频道内发了一句话。琴酒有很多种办法能让抢他buff的家伙气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这家伙天生就是过来嘲讽人的。

前往主宰区的打野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在他送了己方的第一个人头之后,琴酒愉快地自动屏蔽了这个让人看着不爽的打野,一波节奏之后直接推上了对方的高地。

真是一个好兆头。

人生第一次在九分钟之内解决的一场排位。琴酒现在心情非常好,以至于他接到Vermouth的电话的时候语气轻松了那么点儿。

     “今晚十点,老地方有一个交易。你去不去?”

2018社团招募

是个什么事情都很咸鱼的社团。
主cos和翻唱但是没有作品所以过来招一群文手准备搞事情。
主收:同人写手、同人画师。

求太太们看我一眼,审核真的超级无敌好过!!!
有意向直接戳腾讯2268.573.416

是个看心情出本子的社团。不是抱着盈利目的,而是为了冷到北极圈中心的cp也能有粮可以吃。

狙击手(一)

狙击手(一)

琴酒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向下面的街道,路旁的树荫低下站着一个打电话的男人,这种大热天还带着针织帽,穿着厚厚的衣服,记忆中大概只有那个家伙了。 Rye,这是组织给他分配的新搭档的代号。只不过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叫做诸星大的男人,是FBI的卧底,真名…赤井秀一!

搬来这个房子没几天就被发现了吗?FBI的情报网还真是不容小视。手机铃声在这一时间响起,翻开看到上面的备注时,瞳孔猛然收缩,再去看向那个位置的时候。赤井秀一不见了。

      “你放心好了,这个位置没有暴露。是我偶然发现的。”

意思大概就是,他发现了琴酒的住址,却没有上报给自己的上司。就好像寻找琴酒并不是他的工作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不知道为什么,琴酒有那么一瞬间想把赤井秀一抓起来,锁在身边。琴酒不知道他对赤井秀一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当时知道宫野明美是“诸星大”的女朋友的时候,他也只是有点不舒服罢了。而他和赤井秀一上过chuang之后,琴酒更加明确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宫野明美不能留。借着这个女人想带她妹妹逃离组织的想法,让那个女人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诸星大也是那个时候叛变的,琴酒想,如果不是宫野明美的原因,赤井秀一或许会呆在组织里久一点,在他身边久一点。这个世界上的狙击手,能打出七百码距离的只有两个人。就是他和Rye。

琴酒不知道该不该给赤井秀一回信,因为那个号码是赤井秀一在组织的时候用的手机。他不确定FBI的那群老头子会不会死板地去翻他们的聊天记录。犹豫了好久,琴酒还是给赤井秀一回了短信。

     “没有把我的地址上报给那群老家伙,将会是你最大的失误。”

     “那又如何?你的动作只有我知道。”

近乎是秒回,琴酒在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不自觉的好了很多。他不喜欢自己的行动被监视着的感觉,所幸的是,赤井秀一也很了解他这一点。所以,赤井秀一直接找上了门。

   “不打算给我开门吗?”

这个不论什么时候都戴着针织帽的男人就这么倚靠在门框边,口中叼着已经燃了一半的,与自己同款的七星香烟,背后还背着一个网球袋。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里面根本不可能装着网球拍,而是这家伙最喜欢的狙击枪。撇了撇嘴,将伯莱塔收回怀中,拉开门侧身让对方进来,随后关上房门。

卧室内的结构整洁到不像一个普通人住的屋子。不过也对,琴酒的敌人这么多,这间屋子一旦被发现的话就会毁于一旦。赤井秀一站在阳台上看向窗外,这个地方的视线很好,没有一切遮挡物,很方便的就能知道周围的状况。他有点清楚琴酒为什么会选这样一个地方了,就算是天天杀人的杀手,也想有那么一瞬间的放松。

     “你这地方挺不错。”

     “别废话。”

     “我是说,你需不需要一个帮手?” 赤井秀一几乎是没有思考地说出了这句话,但是他说完就后悔了——琴酒怎么可能会留他这个FBI在这里。更何况,他曾经背叛过他。

         “你在开玩笑?”

琴酒淡淡地瞥了一眼身前的这个FBI,他现在很不舒服。虽然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和赤井秀一有关!

【唐人街探案2】kiko侦探事件簿

kiko不知道自己对秦风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比如,辅助他破案的时候内心非常激动,在听到他约自己的时候会很开心,还有在超市的时候,看到秦风担心的表情,甚至有一种异样甜蜜的感觉。

kiko觉得这不应该是普通的友情,也不是普通的仰慕。或许她对秦风的感情在慢慢接触的过程当中有了变化,但是还不明白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kiko第一次觉得自己深陷泥潭之中出不来。她撇了撇嘴,最终放弃了求助同学。

笑话,她堂堂大侦探,在人家眼里可不就是明星?

现在的人,不都认为明星就没烦恼?

kiko恶狠狠将口中的糖咬成两餐,咯吱咯吱嚼碎之后吞噬下肚。kiko眨了眨眼,端起茶几上装满茶水的水杯就是一口——

“啊!!!!!!”

噗!

尖叫声猝不及防,kiko口中的茶很完美的…落在了她的笔记本上。反应过来的kiko慌忙抢救,收拾好之后领着包就往声音来源跑。那是在二楼,一个服务员小姐因惊吓跌坐在地,手指颤抖着指着前方敞开的大门。

kiko转眼望过去。

好家伙。死人了。

【唐人街探案2】kiko侦探事件簿

kiko皱了皱眉,转身躲进一个废弃仓库中,脚步声越来越近,没有电脑的kiko只能无奈端着手中的冲锋枪,透过缝隙,kiko看到一身组装的秦风正四处观察。侦探杀人似乎是个不错的游戏,但…只是游戏而已。

kiko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往缝隙外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在入口处的秦风不见身影。暗处的少女忽然紧张起来,屋外枪炮声成了背景音乐,正准备剥开糖纸将棒棒糖塞入口中的kiko顿时一愣,转身看向身后。

秦风的枪口正对准自己。

伴随枪声响起,kiko的眼前出现一排红色的“game over”字样。

“切…真不好玩。”

kiko摘下偷窥递还给身旁的工作人员,冲一旁的秦风吐了吐舌头。

“你怎么会想到来玩全息啊?”

秦风似乎有点尴尬。

“就…就突然想玩。”

kiko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大概知道今天秦风来玩这个游戏的目的了。毕竟,侦探抓的人多了,有的时候也会想体验一下杀人的乐趣。只不过,现实生活可与游戏不同,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不会再回到复活点重新来一次。真麻烦。

走出体验店,秦风突然不知道该带kiko去哪里玩,像kiko这样的人,一定来过北京很多次吧?就算是那些著名的旅游景点,也一定去过。如果可以…去后海吹吹海风,然后去南锣鼓巷的猫咪咖啡屋也挺不错?就是不知道kiko会不会同意呢。

kiko点开百度地图,指着南锣鼓巷问秦风。

“喂,这里好像很好玩,听同行说好像很热闹。”

秦风没想到kiko跟自己想一块儿去了。这个点去南锣鼓巷正好天黑,碰上人流高峰期。南锣鼓巷的小吃是挺多的…偶尔去玩玩也不错。

“那里有家猫咪咖啡屋…”

小女生都会喜欢动物,kiko也不例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紧紧盯着微博上网友晒出的猫咪照片,下面的地点定位就是南锣鼓巷那家猫咪咖啡屋。kiko脑海中瞬间确定了接下来的行程,拉着秦风就往地铁口走去。

【唐人街探案2】kiko侦探事件簿

kiko永远都不知道她刚刚的那个动作到底吓到了多少人,她知道的只有自己又破费买了一盒创可贴。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秦风,kiko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秦风。

“喂,邀请人家来北京玩,就是这个态度吗?”kiko剥开糖纸,正要将糖塞入口中,却发现眼前这个人竟然有一点脸红。不由想到那天,自己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直接说出的那句“立刻有”。

倒也不是别的什么意思,kiko觉得当时说这句话只是单纯因为想要更多地了解秦风。不仅仅因为他排在第二,更多的是觉得秦风这个人很有趣。他的身上还有太多太多的秘密。就像当初当黑客一样,确认了秦风身上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之后,kiko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接触秦风。她更多的希望是秦风能自己把他的秘密说出来。

“还…还不是因为太突然了。”

“突然吗?”

kiko眨了眨眼,不是很明白秦风说这话的意思。是指在超市发生的那件事太突然了,还是指自己来北京这件事太突然了?说起来,那个唐仁这次好像没有在秦风身边。

“说起来,你舅舅呢?”

“接了个案子…”

kiko大概知道为什么只有秦风一个人过来了,这两个人破案之后,排名也发生了变化。对于那些需要处理案件的人来说,能请到一个排名前几的侦探,可谓是最光荣的事情了。只不过…只有唐仁一个,真的没问题吗?

【唐人街探案2】kiko侦探事件簿

要说侦探的蝴蝶效应,kiko是不信的。在她遇到这件事之前,是这么想的。怀中抱着一盒棒棒糖的kiko被绑匪劫持,赶来的警察与他对立,却为了被劫持的少女只能僵持着。秦风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家超市,正逢kiko被绑匪用刀子架在脖子上的画面,眼看刀尖逼近,秦风紧张出了一身汗,kiko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转头冲秦风笑了笑,脖子正好被匕首划出一条缝。

“啊…”

kiko眨了眨眼,抬头看向绑匪。

“喂!不要乱动啊…!”

还挺有趣。

kiko想,大概没有绑匪会在意人质的安危,只要人质能让他们摆脱警方,绑匪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反而是对面的警察更加紧张。就连秦风也忍不住冲过门口的防线,进来把这个绑匪痛打一顿——这个他都舍不得碰的女孩儿,竟然被伤了!

“啊…真无聊。”这句话从kiko口中说出来似乎是不太美好,在场所有人同时愣住,只见kiko从口袋中摸出手机,一个下蹲拉开自己与匕首之间的距离,手机狠狠怼中绑匪腹部——人们很清晰得看到从那个防尘塞上冒出的蓝色电流。随之就是绑匪痛苦的抽噎,直接倒地,“真是的,没有人教过你要怎么样绑架吗?”

这个时候才有人认出kiko。

“kiko!那是cirsamter上排名第五的kiko!偶像啊!!”

kiko往声音的来源望去,那是一个7岁左右的孩童,那目光炯炯,仿佛把人看透一般。孩童挣脱母亲的怀抱,冲到kiko面前,把内心的话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kiko前辈!我…我前几天刚刚在cirsamter上注册的账号!我非常…喜欢你!”或许是害羞,这个孩童透露出来的气息让kiko觉得非常舒服。cirsamter上的确有少年侦探,只是7岁的孩子还是太少了。不,应该说这是第一个。

“抱歉…他有仰郁症,今天我是第一次带他出门。”孩子的母亲赶紧捂住孩童的嘴,“向姐姐道歉。”

kiko皱了皱眉,制止了母亲的行为。蹲下身来摸了摸孩子的头,道:“加油。”

然后,kiko看到了不该属于抑郁症患者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