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遇歸

沉迷工作細胞,繁體用戶,雙kt加分。

我先占个tag等我单屠结束在线编辑。

「李泽言」情寄与纸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只是在这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之中,我无法感受到任何生命的气息。这一点足以令人惊慌失措了,只不过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却是觉得这种黑暗不再是可怕的。因为,没到这个时候,脑海中总会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对我说。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黑暗与寂静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那急促的脚步声与尖叫打破,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撞击铁质物品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这是从医院醒来之后,第一次觉得的“害怕”。

等待着我的是未知,撞击着铁门的人是谁?他为何撞击铁门?外面的人为什么会惨叫哀嚎?他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我…

还能见到他吗?

从我知道evoler这个名词开始,一直在我身边指导、保护我的人。

门被撞开了。伸手挡住刺眼光芒的瞬间,整个身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的脸贴在那个人的胸膛,耳朵清晰听见他的心跳。熟悉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我平静了下来,再也支撑不住闭上双眼,靠在他的怀中睡了过去。

李泽言低下头看着怀中明显消瘦了的女孩儿神色复杂,他轻轻扯下外套盖在了怀中女孩的身上。双手将人横抱起来,转身离开了这座废弃大楼。

“傻瓜,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啊…。”

【癌白】时间之外②

时间总会让人遗忘某一些东西,比如说现在。癌细胞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与1146的相处也还算是比较顺利,没有同往常一样见面就打,最终到他的死亡为结束。这里就好像是时间之外的天堂,可以一辈子和他们在一起生活,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正常人。

NK细胞和杀伤性T细胞这两个家伙,癌细胞也已经见过了。当然是在那次学习会上,被1146推荐上去的优秀学生癌细胞第一次见到了那个曾经追杀他的NK细胞─头一次见面当然还是有一些不适应,也有想过要逃跑,只是这里的NK细胞除了对他有点厌恶之外也没有到“赶尽杀绝”的地步。癌细胞甚至怀疑,他所在的世界是不是由他的梦境构成。

“…梦境吗?不过这样也好。”

癌细胞深呼吸一口气,将桌上的资料袋拿了起来,打开缠绕在圆形纸片上的白色丝线取出今天找1146要的关于某些事情的资料。虽然他也不知道1146哪里来的本事可以弄到这种高机密的东西,不过看他那副严肃的样子,估计是相信自己不会流传出去了吧?

“关于基因异变的研究……”

搞什么?!这种研究…。这种研究就有点像是分裂细胞的实验,一旦出现差错后果将会不堪设想!这群人是疯子吗?!不对…冷静一下,为什么这种资料1146能够拿到?他和策划这场实验的人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和以前的那个世界又有什么关联?

烦死了。这一切都快点结束吧!

【辅杀辅】指令

是给我列表的粮!
编号取自名朋,他和他小戒指的编号。
────────

辅助性T细胞101很明显得感觉到状态的不佳,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也与家中从胸腺学校偷跑出来的杀伤性T细胞144有关。当然、这个小家伙虽然还没有正式成为T细胞,但是101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小家伙身上传来的某种信息。

真伤脑筋,这孩子的老师居然直接找到他工作的地方来了,因为太过优秀…吗?

101烦躁得抓了一把头发,带下来许些本就脱落的细碎发丝。盯着手中的头发沉默许久,终是换来一声轻啧。本在一旁自顾自摆弄着什么东西的144听到这声不同寻常的声音后抬起了头,虽然只住在了101家几天,他也能明显感觉到一些情绪上的变化。

“怎么了?”

144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101身前,仔细端详着那一张带着眼镜的脸。与平常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那双紧促的眉出卖了101此时的心情。144大概已经猜到在101踏入家门之前发生了什么─不是出现了重大伤亡的意外,就是他的老师已经找到了他。

而出现重大伤亡的意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排除了这一点之后,144陷入了沉默。

“你可以把我送回去的。”

辅助性T细胞101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养了近两周的小家伙会说出这样的话语,要知道放在两周前、他还会十分警惕着,生怕下一秒他就将他送回了学校。

“你说什么?”

144以为这个辅助性T细胞没有听清楚他说的话,正准备再次开口重复刚刚那句的时候,眼前放大的、满是怒气的面孔吓了他一大跳。他的本能是要往后退的,可101的那双大手紧握住他的双臂,那力道扯得他快要痛呼出声。可是144没有。

为什么生气了?144有些不明白了,明明一开始就是他闹脾气留在了他家,而现在他要回去了,101不应该开心才对吗?

“144。”101压低了嗓音,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对着眼前的孩子说话。“不允许离开我的身边,这是命令。”

【癌白】时间之外①

私设现代学院。
癌细胞学生A班班长
白血球数学老师A班班主任
平行世界设定,癌细胞有身为细胞时期的记忆,而白血球没有。
─────────────────

睁开双眼的时候,癌细胞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已经不是那个世界了,雪白的天花板,和曾经那座昏暗无比、随时有可能要坍塌的旧宅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一片新的天地。而事实上,癌细胞坐起身子看到了桌面上放着的一本笔记本。好奇心让癌细胞拿起了它,上面的字迹干净利落,书面整洁得无话可说。

首页上写的是他的名字。

第一页,第二页。癌细胞慢慢翻阅下来大致了解了这个新的世界,他有点庆幸自己已经摆脱了那种重生、被杀死、重生的死循环,又有点遗憾不能再次与那个愿意倾听自己声音的白血球U-1146相见。

也许是命中注定,癌细胞在翻到日记的最后一页的时候有些愣神,上面清楚地写着这样一句话─“今天新来的班主任有些奇怪,与其他同学看待我的目光不同,下课后也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开口呵斥,而是问这伤疤痛不痛。我想、我或许找到那个人了。”

伤疤、

癌细胞想起了刚刚诞生的时候,那些令人讨厌的免疫细胞们口中一边喊着“异变混蛋”,一边将那些才刚刚出生不久的细胞杀死。

新来的班主任。…吗?

再往后翻,竟然是一张画像。熟悉的面孔令癌细胞浑身一颤,握着本子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那双眼睛、那顶帽子。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

1146…。我找到你了。白血球先生。

【癌杀】任务执行中

触手play…后续!!!!
对不起我害羞卡车了呜呜呜,我给你们产玩就溜!

石墨被屏蔽了。……不知道倒着能不能发出来。

咕咕咕。

【癌殺】任务执行中(触手play慎入)前篇

杀伤性T细胞与NK细胞是出了名的不合,而这一次两个人居然被派去了共同的一个任务。上面的理由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癌细胞的老巢看上去阴暗极了,KT真的是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反观NK,面色如常打量着眼前这栋废弃的建筑,凭着感觉一路往里走过去。

“喂,你还要走多久啊?”

对于NK来说,出任务的时候带上KT这个家伙就像是在照顾小孩,横冲直撞的性格简直就是单纯得好骗,估计在给他一次,也会像上一回一样被癌细胞骗走了。

“哈?你要是不愿意跟那就别跟啊!”

说完NK就后悔了,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果然还是不能参与这样的活动。回头看着对方的身影渐渐消失,NK摇了摇头继续往深处走着。奇怪的是,虽然感觉到了癌细胞的气息,却没有见着一个。

KT事实上并没有离开这座楼,毕竟是上面给的任务,如果没有完成就回去的话会关系到他的颜面。他可不想被NK那个混蛋笑话,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KT在和NK分别之后就再也分不清这里的道路,好像他在原地打转一样,走到哪里都是一模一样的。

凭空出现了一个细胞。

那个家伙身上穿着普通细胞的衣服,外表上和普通细胞也没有什么很大么差异,就这么站在KT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而KT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心里幸存的原驻居民,正准备上前询问,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KT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下,发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奇怪物体将他的双腿缠得死死的,而面前的普通细胞则是低笑一声缓步走了过来。KT只觉得这几秒就好似几年一般漫长,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和NK分开行动。

触手缠上了KT的腰身,敏感地带被冰凉触手划过,KT猛然一颤,抬头看向眼前。哪里还来的什么普通细胞?这家伙明明就是!…明明就是癌细胞!!

“你!”

癌细胞没有说话,他回头看向身后漆黑的走道,连接着癌细胞身躯的触手开始不安分地蠕动起来,由KT的腰间再度往上,直到缠住他的脖子。

“混蛋家伙…你要干什么!”

癌细胞回过头与KT对视,那双碧绿色的眸子平淡地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触手开始掀起KT的衣服往里钻去,看着KT脸上的表情,癌细胞终于低声冷笑。

“干什么?把你们曾经给我的恐惧,加倍还给你罢了。”

KT还想出声咒骂眼前这个癌细胞,只是他一张口就给了窥视那温暖口腔的触手良好机会,巨大的触手在张开口的瞬间闯入,扫过口腔中的每一个部位。后脑也被另外的触手固定住,身下缠着两条腿的也开始往上攀延。

【雙殺】代名溫柔(番外 中)幼年時期

代名溫柔(番外 中)

“一一四零愛哭鬼,一一四零愛哭鬼!”

走道裡傳來的是同年級其他初始T的聲音,已經持續了有一周的時間,就連教官們也沒有辦法讓這聲音停下,衹能任由他們胡來─一一四零喜歡粘著一一四一,一一四零一旦看不到一一四一就會哭。這件事情說白了還要怪帶著他的那兩個前輩。

一一四零已經一天沒有找到一一四一了,直覺告訴他接下來有很可怕的事情會發生,但是教官們是不會相信他的直覺的,祇有一一四一。但是現在,一一四零跑遍了所有能夠找到一一四一的地方,都是徒勞。

“不好!有細菌闖進來了!!將後輩們保護好!”

負責堅守門口的殺傷性T細胞的聲音傳入了所有殺傷性T細胞的耳中,包括273和274。他們已經一天沒有找到一一四一了,就連一一四零也在那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該死!那兩個小兔崽子跑哪裡去了!”

一一四零沒有聽到那位前輩的聲音,他順著心中的聲音一路尋到了學校的後門。果不其然,一一四一的身影顯現在一一四零的眼前。還有,那些躲在一一四一身後的傢夥們。

“一一四一!”

一一四零將那些細菌完完全全忽視,加快腳步往一一四一的方向趕過去。聽到聲音的一一四一回頭瞪大了雙眼,隨之被抓到時機的細菌一掌拍飛到一一四零的身前。

“你怎麼過來了!”,一一四一的話裡有明顯的不滿,甚至說有點憤怒,“跟在老師身邊才是最安全的,你過來幹什麼!”

“笨蛋,他是嫌你死的不夠早吧,哈哈哈哈哈。”

別人嘲諷的聲音,一一四零沒有聽到。他耳中是一一四一的訓斥,眼裡是一一四一身上的傷痕。在人看不到的情況下,一一四零的眼中彌漫上一層血色霧氣,將那明亮的黑色眼睛覆蓋。

一一四零搖晃著站起了身,在一一四一和其它初始T的目光之下,一一四零挺直了身軀,望向細菌的眼睛裡充滿殺意。

“等我…等我一下。”

這樣的一一四零是他們所沒有見過的,前一秒還在原地的瘦弱身影下一秒就出現在空中,嬌小的拳頭看似沒有一絲力氣,在擊中細菌的時候卻是揚起了灰塵。同伴瞬間的死亡令其它細菌惊醒,紛紛出手攻擊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聞聲尋來的殺傷性T細胞們看到的已經是戰鬥結束過後的場景。失蹤的學員都在一起,他們前邊不遠處的戰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結束,那個被他們定義為“愛哭鬼”的一一四零站在細菌殘骸的中間,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終於找到自家兩個兔崽子的273和274丟下同伴就朝他們趕了過去,274伸手抱住了在其它初始T中間的一一四一表示安慰,而273則是踏過了細菌的屍體,伸手牽住一一四零染血的小手,帶著他回到了隊伍裡。

【雙殺】代名溫柔(番外 上)幼年時期

代名溫柔(番外 上)

胸腺學校迎來了第一批新生,兩個初始T細胞被兩名教官賦予了屬於他們的編號,一一四零和一一四一。這將會是伴隨他們直到成為真正的殺手T,直到死亡的那一刻的,唯一的代號。

被前輩帶到宿舍的一一四零和一一四一終於是見到了面,在兩位前輩交談片刻之後,他們被扔在了宿舍中。美名其曰培養感情,而事實上,一一四零怯生生地躲在床頭櫃後面,探出一個腦袋打量著眼前的一一四一。被盯著的一一四一也沒有說話,靜靜觀察著那個躲在床頭櫃身後的人。一身黑衣,黃色的碎髮乾淨俐落,眼睛比那些女性細胞還要大,簡直就不像是一個初始T細胞。

“那個…你好?”

一一四一嘗試性開口向一一四零問好,回答他的是无盡的沉默。在一一四一以為問好無果而準備放棄等待轉身離開的時候,那像蚊子般大小的聲音傳入了一一四一的耳中。他回過頭來看向身後,發現一一四零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床頭櫃之後站了出來,雙手在身前不停打轉兒,似乎受了很大委屈。

一一四一有點尷尬地站在原地左顧右盼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了前輩交給他的一個…哄女孩子的方法,對付一一四零應該會有用吧?

濕熱唇碰上了一一四零的臉頰,呆愣在原地的一一四零由一開始的毫無反應,慢慢開始吸起了鼻子,最後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一一四一手忙腳亂地安撫著眼前這個…未來的殺傷性T細胞,當他所有的辦法都用盡的時候,一一四零還是在哭。

“你……你別哭了!!大,大不了我負責就是了!”

不知道到底是那句話讓一一四零有了安全感,哭聲總算是停住了,取而代之的是小聲的嗚咽以及…一一四零小心翼翼的詢問。

“真的?”

一一四一突然不知道該説什麼了,前輩還沒有回來,要是再惹這個小祖宗不開心,他估計也沒有什麼辦法再安撫對方,想到長大以後,兩個人都會有自己喜歡的細胞,估計也會忘了這件事吧?

“真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