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遇歸

沉迷工作細胞,繁體用戶,雙kt加分。

盲狙系列之香港卷-谈故人

盲狙系列之香港卷-谈故人

“证人保护计划”的对象开口问他有没有什么难以忘却的故人的时候,赤井秀一的脑海里浮现的不是宫野明美,而是琴酒的模样。身为搭档,他们曾经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不是琴酒的家就是赤井秀一的家。每回看到琴酒睡颜时候的赤井秀一都会这么想:要是这家伙不是组织的人就好了。但是事实总是不能如人所愿,他与琴酒永远都只能站在红和黑的对立面。

组织覆灭了,参与“证人保护计划”的那个人又一次见到了他,双方保持沉默不久之后,对方开口询问。

“你现在有没有走向胜利的感觉?”

不,答案是没有。因为他永远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东西。琴酒在这场战争中死了。

死亡这个词汇出现在琴酒的身上或许是一个不可能的字眼,但是赤井秀一亲眼看到琴酒为了保护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小孩而被压在了废墟里面。那个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是淌血的伤口,如果不及时救援就是失血过多死亡。

琴酒会救人?这是不可能的。

后来他才知道,组织的boss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而那个父亲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组织早就死了,只是琴酒不愿意让这个孩子重复他的路罢了。

烟盒中最后的一支烟已经抽完,赤井秀一伸手抚上手机中他们两个唯一的一张照片。那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约会。赤井秀一觉得琴酒如果还活着的话,是绝对想不到他还保留着那张照片。

如果重来一次,赤井秀一还是会选择进入组织当卧底,还是会选择和琴酒交往。唯一不同的是…在组织覆灭的时候,和琴酒一起消失。

评论(1)

热度(26)